容易赚钱的行业手游一天狂赚六千多万 青年一代正在慢慢被毁掉-日富网赚网

容易赚钱的行业手游一天狂赚六千多万 青年一代正在慢慢被毁掉

作者:日富网赚日期:

分类:日富网赚网

据相关统计机构统计,2018年上半年,全球手机游戏消费约为266亿美元,而中国一款著名的手机游戏收入排名第一。这款手机游戏2018年的收入据说已经达到220亿元,也就是说,每天超过6000万元!这对于游戏公司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但是对于教育者来说,这是一组非常令人担忧的数字。我们清楚地看到游戏正在教育年轻人。游戏成瘾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已经引起了有识之士的关注,但却没有引起相关部门应有的重视。

中国的手机游戏收入是世界上最高的,与其说是巨大的成功,不如说是巨大的讽刺!众所周知,那些总是热衷于玩手机游戏的人肯定是年轻一代。年轻一代没有努力学习和工作,在网上怎么赚钱,而是花大量时间玩手机游戏,疯狂地往手机里扔钱。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我们的许多年轻一代正在退化。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是危言耸听,但事实并非如此。古人说玩具失去了雄心。当一个普通学生花很多时间在游戏上时,可以想象还有时间学习。网络游戏实际上是一种精神鸦片,对学生非常有害。在设计游戏时,游戏公司经常考虑经济利益而忽略其他利益。他们希望世界各地的人们疯狂地玩游戏,这样他们就能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人们犯罪甚至谋杀并不罕见,因为他们沉迷于游戏。这两起未成年人杀害父母的案件难道不是由他们沉迷于游戏引起的吗?这在网上引起了激烈的猜测。

由于网络游戏的毒害,教育变得越来越麻烦。可以说,现在很少有孩子不玩手机游戏,许多父母自己也沉迷于网络游戏。面对游戏的诱惑,老师枯燥的说教毫无用处。面对刺激强烈吸引力的激烈游戏,教师耐心的劝说和教育根本不值得一提。当学生们玩游戏,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时,有些人会经常指责学校没有履行其教育职责。但是让我们想想谁在开发游戏,谁是老师。老师手中的教材能与游戏对学生的吸引力相匹配吗?

国家应该严厉打击游戏市场,采取有力措施防止未成年人玩网络游戏。除了用身份证登录游戏外,还应采用人脸识别系统,防止未成年人玩网络游戏和沉迷游戏。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一个只会玩游戏的民族,而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一个只会玩游戏的年轻一代,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年轻一代!游戏公司凭良心赚钱,但当教师不能对沉迷于互联网的学生视而不见时,他们必须加强教育。如果他们能叫醒一个学生,他们绝不能让他睡着。

聚享网赚“打字兼职”还要继续坑多少人

2017年9月15日星期五

往期回顾

聚享网赚“打字兼职”还要继续坑多少人 过去时期回顾

中青报系

清诉 “打兼职”还有多少人继续坑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在线记者王晓蓉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9月15日 08

方敏是北京的一名大三学生,今年暑假过得很郁闷:他想做兼职来挣些生活费,但他没有赚到钱,于是去了600元。

暑假刚过,方敏在微博上找到了一份兼职打字工作。这个名为“老板打字小组”(BOSS Typing Group)的组织提供有吸引力的条件:每万字100~300元,日工资,以及在家工作的能力。与大热天在外面散发传单相比,这份兼职工作确实打动了方敏。然而,如果你想得到这份兼职工作,你必须支付“会员费”。“会员费”从100元到598元不等。方敏的联系人向她保证,她将在工作大约1到10天后无条件地返回“会员费”。为了让方敏相信他可以退还“会员费”,联系人还向方敏展示了其他会员退还“会员费”的截图。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方敏交出了100元,在家赚钱,成为了排名最低的一员。后来,她被介绍给BOSS打字小组的“客户服务”。客服告诉方敏,她加入的等级已经满了,如果她想得到一份打字清单,她只能继续“升级”。此时,方敏还没有发现自己被骗了。考虑到这份兼职工作的高薪,她并不怎么看重它,而是顺从地继续赚钱。直到他支付了598元,成为最高级别的“成员”,方敏才被允许进入BOSS打字小组的“工作”小组。

进入群体后,方敏慢慢发现有些不对劲:当他第一次进入群体时,他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名单了,然后每周只有1-3份名单,而群体中有400多人一起抓住了这些“交易”,赢得它们的概率非常小。方敏加入这个团体两个月了,只得到两张票。此外,承诺的薪酬和招聘条件也大不相同:从每万字100~300元到每张名单2元。当时,双方同意在1-10天内退还“会员费”,但也改为100张票据“会员费”的一半。

直到那时,方敏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她联系了玛伊,玛伊也在小组中,两人找到了管理员并想知道。然而,不管两个人怎么问,管理员和联系人都没有给出答复,最后他们就这么算了。在此之前,玛伊发现自己被骗了,并在人群中愤怒地说这是一个骗局。管理员发现后,他把玛伊踢出了群聊。在这个大部分时间被禁止说话的群体中,群体成员不允许私下交谈。私人聊天者将被踢出小组,那些举报私人聊天的人也将获得现金奖励。

然而,玛伊以前有机会取回会员费。她认识几个在BOSS打字小组工作宣传的人。他们告诉玛伊,“只有你想要回钱,你才能做宣传。”“宣传”是一开始与方敏接触的角色。每次有人被带进来,这些联系人都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回扣。然而,玛伊拒绝了这个“机会”。

方敏想报警。但是,根据法律规定,个人骗取的公私财产数额在5000元至20000元以上的,才达到立案标准。要拿回598元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她经常会在微博上找到兼职招聘信息,并以各种方式提醒每个人她是个骗子。

与方敏和伊美相比,在湖北求学的张婷的经历更“悲惨”。付了300多元后,她甚至没有机会进入单身团体。

在看到关于兼职工作的信息后,张婷支付了“会员费”,联系人把她介绍给了另一个人。第二个人以“押金”的名义向张婷收钱。收钱后,他把张婷介绍给了第三个人。第三个人要求她以“考试费”的名义付款。这时,她开始保持警惕,并想收回她已经偿还的钱。然而,第三个人告诉她,只有在所有步骤完成后才能退款。为了不让前两次付款溜走,她付了第三次。这还没有结束。后来,联系人第四次以“人工成本”的名义向张婷提出指控。直到那时,张婷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因此,张婷开始和他们交谈,希望能把钱拿回来。过了一段时间后,联系人发现他再也不能从她那里得到钱,于是立即将她告上法庭。后来,之前增加的两个联系人也会被张廷拉黑掉。

打字员、客户服务兼职人员已经成为受欺诈打击最大的人。"网络上的兼职打字员是骗子吗?"700多人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70多个答案中有相当一部分描述了他们被欺骗的经历。在微博上搜索关键词“兼职”,文件夹上方基本上都是“兼职打字”的内容。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哈尔滨”曾发布帖子提醒,“网上兼职?每天挣500元?不要相信。”

然而,这种欺骗可以说是势不可挡的。今年被江苏师范大学录取的周元被高中同学“杀害”。在比较了招聘网站、微博、智虎等渠道的兼职打字招聘信息后,周元决定信任高中同学,加入她介绍的兼职打字团队。出于对同学的信任,当同学向周元索要400元会费时,周元毫不犹豫地支付了。进入打字小组后,她发现小组中的聊天内容是为了鼓励成员拉人进来,而经理发送的工作内容是书上的一页,里面全是照片。兼职工作者需要打印照片中的内容。“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键入这些列表。我认为打字没用。”完成这份工作后,我以为我会得到招聘信息中所说的“中文17元,英文22元”的报酬,但组织者因为印刷错误、没有空格等原因扣留了这笔钱,最后只给了她5元。

#p#分页标题#e#

与父母沟通后,周元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她找到了主管,想把钱拿回来,但没有得到回复。她回头找到了把她介绍给这个团体的同学。经过几次谈判,这位同学终于告诉了她真相:押金不能收回,但周元可以通过把人拉回来来弥补。每次一个人被拉进这个团体,他可以得到200元的回扣。

这次经历后,周元在“网上兼职打字员是骗人的吗?”在智湖,认真地写下这样一个答案:永远不要做需要押金的工作,否则你将无法获得押金。别天真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互联网上没有大量打字员的工作。我希望我的朋友们小心不要相信这种兼职工作。

(本文中方敏、伊美、张婷和周元是假名)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在线记者王晓蓉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9月15日 08 )

版权声明:本网站下所有标有版权声明的作品均为中国青年在线合法拥有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使用。违反者将被依法起诉。如需授权,请单击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方敏是北京的一名大三学生,今年暑假过得很郁闷:他想兼职工作来挣些生活费,但他没有赚到钱,于是他花了近600元钱去兜风。

暑假刚过,方敏在微博上找到了一份兼职打字工作。这个名为“老板打字小组”(BOSS Typing Group)的组织提供有吸引力的条件:每万字100~300元,日工资,以及在家工作的能力。与大热天在外面散发传单相比,这份兼职工作确实打动了方敏。然而,如果你想得到这份兼职工作,你必须支付“会员费”。“会员费”从100元到598元不等。方敏的联系人向她保证,她将在工作大约1到10天后无条件地返回“会员费”。为了让方敏相信他可以退还“会员费”,联系人还向方敏展示了其他会员退还“会员费”的截图。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方敏交出了100元,成为了排名最低的一员。后来,她被介绍给BOSS打字小组的“客户服务”。客服告诉方敏,她加入的等级已经满了,如果她想得到一份打字清单,她只能继续“升级”。此时,方敏还没有发现自己被骗了。考虑到这份兼职工作的高薪,她并不怎么看重它,而是顺从地继续赚钱。直到他支付了598元,成为最高级别的“成员”,方敏才被允许进入BOSS打字小组的“工作”小组。

进入群体后,方敏慢慢发现有些不对劲:当他第一次进入群体时,他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名单了,然后每周只有1-3份名单,而群体中有400多人一起抓住了这些“交易”,赢得它们的概率非常小。方敏加入这个团体两个月了,只得到两张票。此外,承诺的薪酬和招聘条件也大不相同:从每万字100~300元到每张名单2元。当时,双方同意在1-10天内退还“会员费”,但也改为100张票据“会员费”的一半。

直到那时,方敏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她联系了玛伊,玛伊也在小组中,两人找到了管理员并想知道。然而,不管两个人怎么问,管理员和联系人都没有给出答复,最后他们就这么算了。在此之前,玛伊发现自己被骗了,并在人群中愤怒地说这是一个骗局。管理员发现后,他把玛伊踢出了群聊。在这个大部分时间被禁止说话的群体中,群体成员不允许私下交谈。私人聊天者将被踢出小组,那些举报私人聊天的人也将获得现金奖励。

然而,玛伊以前有机会取回会员费。她认识几个在BOSS打字小组工作宣传的人。他们告诉玛伊,“只有你想要回钱,你才能做宣传。”“宣传”是一开始与方敏接触的角色。每次有人被带进来,这些联系人都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回扣。然而,玛伊拒绝了这个“机会”。

方敏想报警。但是,根据法律规定,个人骗取的公私财产数额在5000元至20000元以上的,才达到立案标准。要拿回598元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她经常会在微博上找到兼职招聘信息,并以各种方式提醒每个人她是个骗子。

与方敏和伊美相比,在湖北求学的张婷的经历更“悲惨”。付了300多元后,她甚至没有机会进入单身团体。

#p#分页标题#e#

在看到关于兼职工作的信息后,张婷支付了“会员费”,联系人把她介绍给了另一个人。第二个人以“押金”的名义向张婷收钱。收钱后,他把张婷介绍给了第三个人。第三个人要求她以“考试费”的名义付款。这时,她开始保持警惕,并想收回她已经偿还的钱。然而,第三个人告诉她,只有在所有步骤完成后才能退款。为了不让前两次付款溜走,她付了第三次。这还没有结束。后来,联系人第四次以“人工成本”的名义向张婷提出指控。直到那时,张婷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因此,张婷开始和他们交谈,希望能把钱拿回来。过了一段时间后,联系人发现他再也不能从她那里得到钱,于是立即将她告上法庭。后来,之前增加的两个联系人也会被张廷拉黑掉。

打字员、客户服务兼职人员已经成为受欺诈打击最大的人。"网络上的兼职打字员是骗子吗?"700多人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70多个答案中有相当一部分描述了他们被欺骗的经历。在微博上搜索关键词“兼职”,文件夹上方基本上都是“兼职打字”的内容。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哈尔滨”曾发布帖子提醒,“网上兼职?每天挣500元?不要相信。”

然而,这种欺骗可以说是势不可挡的。今年被江苏师范大学录取的周元被高中同学“杀害”。在比较了招聘网站、微博、智虎等渠道的兼职打字招聘信息后,周元决定信任高中同学,加入她介绍的兼职打字团队。出于对同学的信任,当同学向周元索要400元会费时,周元毫不犹豫地支付了。进入打字小组后,她发现小组中的聊天内容是为了鼓励成员拉人进来,而经理发送的工作内容是书上的一页,里面全是照片。兼职工作者需要打印照片中的内容。“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键入这些列表。我认为打字没用。”完成这份工作后,我以为我会得到招聘信息中所说的“中文17元,英文22元”的报酬,但组织者因为印刷错误、没有空格等原因扣留了这笔钱,最后只给了她5元。

与父母沟通后,周元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她找到了主管,想把钱拿回来,但没有得到回复。她回头找到了把她介绍给这个团体的同学。经过几次谈判,这位同学终于告诉了她真相:押金不能收回,但周元可以通过把人拉回来来弥补。每次一个人被拉进这个团体,他可以得到200元的回扣。

这次经历后,周元在“网上兼职打字员是骗人的吗?”在智湖,认真地写下这样一个答案:永远不要做需要押金的工作,否则你将无法获得押金。别天真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互联网上没有大量打字员的工作。我希望我的朋友们小心不要相信这种兼职工作。

(本文中方敏、伊美、张婷和周元是假名)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